中华民族的根文化和老子的社会发展学说

   发布时间:2018-10-08 17:15   点击:

    一、民族根文化的复兴是道德复兴的根本[HT4”SS]
1、淳德归道开太平
德一,是人类精神最终必须达到的境界。这个“德一”是指道德的“一”,德性的“一”。
道无,是人类发展最终必然的归宿。
马克思曾经在太极“白”境当中勾画出了这个相似原理性的蓝图,这就是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理想。马克思的社会主义思想与老子的“德治”思想可以说具有异曲同工之妙。如果详细地研究过马克思的著作和思想,会发现它的确具备有这种内在的、高层次的、系统性的异曲同工之妙。而马克思的共产主义理想又与老子的“道治”哲学思想不谋而合。当然这两者之间的连接与和合,要展开来的确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我就纲要性地从哲学理念上来探讨中华民族的根文化和老子的社会发展学说。
其实,马克思主义不仅仅与《老子·德道经》相似,而且马克思的思想和理想,也同时与东方入世的儒家学说和思想非常接受。这是一个值得深入研究的、学术的、哲学的领域。把它提出来, 进行一种提纲式的探讨,是因为这几十年以来,我们长期地在马克思的思想指导和影响中生存和生活。寻找民族根文化,实现与根文化的连接,必须要经过 一道桥梁,撇开这座桥梁去研究中国古代的哲学文化、道德思想,那是比较困难的,也有可能在许多的理念、名词、观念上混淆其中的深刻内涵。马克思主义虽然在中国盛行几十年了,但是作为一般百姓而言,对他的理论能够系统地去研究和解读的确又不多,大家都还是一种被动性地接收。
我曾经花了三年时间来读西方的哲学著作和马克思的著作的,当时就觉得非常困难。他行文的方式、思维的脉络,与东方人的方式完全不同。我到了德国以后,跟德国人在讨论的时候,他们都觉得哲学领域想起来就头大,要深入研究就必须重新去掌握那些专用名词、单词,由此可见我们东方人再根据原著的翻译来学习是多么困难。所以在这里,我只将一些理论性的内容作一个简要说明和展开。主要使我的哲学思维理念,能够通过这一座桥梁而回归到我们的根文化之上。
总而言之,如果将马克思的哲学思想与《道德经》的哲学思想相比较的话,那么,我们就不难发现老子和马克思都是“以百姓之心为心”,胸怀苍生,在这样一个坚定的理念之下,从而创立了目标一致但是路径不同的哲学思想。这个终极目标都是相似的,但是也有差异的。差在这个不同的路径上,而在终极目标上却和谐一致殊途而同归。对这个结论,如果我们深入地去研究马克思主义和《道德经》的哲学思想,然后再加以比较,就会自然地得出来。而且我们也不难发现,《道德经》的哲学思想,已经将马克思哲学思想中的精华部分,天然地囊括在其中。
对这个结论,有些专门研究马克思主义的人可能感觉到奇怪。但对真正把《道德经》展开来、并且实践了《道德经》的人来说,却会露出会心一笑:的确是囊括在其中,而且是把其中的精华囊括无遗。所以,学习、实践、研究《老子·道德经》,对于我们这个已经按照马克思思想建设多年的国家,在目前的社会基础上,进行民族精神复兴、社会道德复兴,是一个必然的现象。而且,学习《道德经》的哲学思想,复兴民族的根文化,复兴社会的道德,也是发展马克思主义思想的必然要求。马克思主义必须在社会发展的过程中不断地丰富和发展。
如何深刻地、全面地去认识《老子·道德经》的哲学观呢?把诞生于两千五百多年之前,接近自然大道的伟大思想、哲学观,让现代人来学习和研究,的确有很多的困难,因为我们离道失德已经甚为久远了。对于离道失德久远的现代人而言,必须要跨越历史的长河,回溯到中华民族的根文化中,在根文化的土壤中,在把握住马克思主义的同时,进入《老子·德道经》的深刻哲学思想和理论之中进行深入的研究,并且真实地用“修身明德”的方式来实践身心,才能获得真知。
“修身明德”四个字,正是两千五百年来我们丢失了的关键内容。人类社会在这两千五百年的历史长河中,已经失去了“修身明德”的基本实践,所以难以解读《老子·德道经》,难以全面地掌握我们民族的根文化。如果我们要想真正地、全面地、科学地去把握好民族的根文化,就必须重新将“修身明德”四个字,老老实实地、勤勤恳恳地进行刻苦的实践。这样才能架起通往民族根文化的桥梁,从而自由地翱翔在《老子·德道经》这一部万经之王的海洋之中。
《老子·德道经》一书中的这个“德道”一词,是道家哲学思想的精华,是老子为了引领人类修德归道而设立的一个名词。但是,“德道”一词在魏晋时代却被人颠倒成为“道德”,而且沿用至今。老子的著作《德道经》,是因为他站在道的境界,在那个“O”里面,运用“一”。“一”是什么?是“德”。老子正是运用德的演化规律分析人类,分析人的生命,预见到人类社会发展的基本规律而撰写的一部“万经之王”。
今天,由于现代人思想中的人文精神的失落,这个“道德”一词已经被人们“泛义化”或称之为“泛义伦理化”。文字承载的信息发生嬗变,改变了老子当时提出的这一名词的本意。现代人仅公将“道德”理解成为人的“德性”和“德行”,被人们视为一种符合伦理规范的品行,将它降格为后天的意识认识的伦理规范标准,成为伦理行为正确与否的一个鉴别名词。例如,我们常常谈论某人说:“这个人有道德,那个人不道德。”或者说“某人无德”、“缺德”等等。实际上都已经把“道德”这个根文化的灵魂降格了。那么“道德”是不是伦理?可以说既是伦理又不是伦理,不是伦理的这一部分应该恢复它的本来面貌。有人听我作《老子·德道经》讲解的时候,提出了一个疑问:“老师,你所讲的《德道经》怎么与社会上其他人所讲的《道德经》不一样?”的确是不一样。这个“不一样”表现在两个方面:一个是“体之于身而知道”;第二是“明德”。这是讲解《德道经》的一个基本前提和要求,有人将道德泛义化、伦理化,没有上升到以“德”阐释万物化运动的规律。这两点差异正是我们寻找祖先根文化的一个重要的分水岭,对这个分水岭一定要弄清楚。
实现真正的民族复兴,首先就必须要抓住道德的复兴。抓住道德的复兴,首先又必须抓住每个人德道的复兴,真正具体落实到每个人心中、身内“德”的复兴和对“一”的认识。“得其一,万事毕”,不明“一”,不能够体悟、感知、窥见“一”,就很难明德复兴、振兴道德。
二十年多来,我们国家努力倡导道德复兴,如开展“五讲四美三热爱”、“学雷锋”等活动。但为什么就是不见道德的复兴呢?这是因为我们只把它当作了口号和运动,流于形式,囿于过场,而根本不知道什么叫“道德”,没有自身的体悟,没有经过每个人本身的格物实践过程,而根本不知道什么叫“道德”,没有自身的体悟,没有经过每个人本身的格物实践过程,所以就难以推广,难以落实,难以实现真正复兴民族。实现道德复兴,那就非得要避免这种不切实际的口号和运动形式,而落实到每一个人的心灵之中,落实到每个人的身国之内,去完成对道、修身明德,形成强大的社会道德风气,才能改变社会的颓废现象。只有形成真正实践之风,真正把握住根文化,道德复兴才会必然出现。每个人或者绝大多数人,从身国内到身国外逐层次地开展实践,才能达此目的,才是唯一正确的途径。
记得在六十年代,当时,我大概在读小学六年级。一次偶然的机会,我看到刘少奇写的《论共产党员的修养》。我当时科就捡到宝贝一样,用一天一夜的时间把它读完了。我感觉,如果在全国范围内扎扎实实地学习这本书,国民的精神面貌绝对是另一番天地。可惜,连刘少奇本人都因为这本书而遭受了灾难。如果每个人都开展道德修养实践,必将会对社会释放巨大的作用。对这一问题的认识是否能真正地提高,并上升到民族复兴的高度上去看待,这需要极大的政治勇气和工作魄力。
道德的复兴,不论是伦理性的道德复兴,还是真正的归德返道的复兴,都必须首先建筑到民族的根文化,将我们的足跟立定于民族根文化的深厚土壤之中,这样做才是全面而系统的研究方法。因为只有这个文化之根,才是整个民族的源头活水和生旺之基。不找到这个根文化,只是功利主义的、实用主义的、病急乱投医式的研究中华民族的道德文化,不仅不能够实现民族复兴和真实意义上的道德复兴,还有可能使道德的本意继续被我们一颗不明道德的心灵,被我们一双充满了私欲、利己主义的漆黑的双手所异化、所玷污,进而失去民族道德复兴的机遇,成为民族的千古罪人!
2、大道为根天下医
中华民族的根文化,全都蕴藏在博大精深的《老子·德道经》五千文之中,她就是我们这个民族根文化的主根。在这个主根之上才相继诞生出中华民族的两大辅根文化——也就是儒学文化和释学文化。如果我们都平心静气的、客观的用历史分析的方法来论证根文化的起源,这个结论我相信是任何学者都无法否认的事实。
有文史资料记载的最早的人文学说是“黄学”(黄帝学说),在“老学”出现以后,我们后代人才将它们合称为“黄老之学”。这个“黄老之学”就是中华文化最初始的文化之根,是主根。此后,才相继诞生儒道的孔孟之学和后来又引进融合的佛学。共同一起组成了中华民族根文化的三大支柱。可以说是以道德文化为主根,而以孔孟之学和佛学为辅根(支撑帮辅),共同构成这三大支柱。谁将这三大支柱给否定了,那么他就不配称之为炎黄子孙。这三大支柱绝对不要抛掉,也不能够抛弃,而是要把它摸清楚。任何偏离主根的学说,任何偏离这个以“道德”为主根,以儒、释为辅根的这三大支柱的学说,都应当将他们称之为“杂学”,这样才能够比较准确地去把握中华民族的根文化。
我们后世的许多学者,一方面由于他们没有进行修身明德的实践,因而弄不清楚这个主根,认识不了她,只好将这个根放到一边;另一方面,由于春秋战国时期,诸子百家学说纷呈,使人们认不清楚什么是主根了。当时的诸子百家学说,的确在中国社会历史上兴盛了一个时期,而且还留下了了大量的文字记载。但是我们要考虑到先秦百家学派,他们诞生的土壤是在春秋战国,是在周朝解体后,在周文疲敝

上一篇:论老子“恒道”思想的现代意义 下一篇:《道德经》空白美学思想初探